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QFJ 看图说话

喜欢用镜头说话,说着说着,说成了《看图说话》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老歌新唱别样景  

2009-05-14 11:50:48|  分类: 艺海拾贝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老歌新唱别样景 - qfjun2010 - QFJ的看图说话

    我们这般年纪但凡喜欢听歌唱歌的,年轻时手边肯定有本厚厚的小册子——《外国名歌200首》。就是它伴我们度过了整个青年时代。除了《三套车》、《伏尔加船夫曲》、《红莓花儿开》、《喀秋莎》、《灯光》等前苏联、俄罗斯名歌外,其它如古巴的《鸽子》、印尼的《啊呦,妈妈》、南斯拉夫的《深深的海洋》、拿波里的《我的太阳》…… 那优美的旋律,在我们这代人心中盘旋回荡了半个多世纪。当年“澡堂歌唱家”边冲凉水澡边扯着嗓子高唱“我的太阳,啊!那就是你,就是你……”的情景,就像昨天的事情。

记得我学唱的第一首外国歌曲是《共青团员之歌》,至今还可以用俄语唱下来。以后听收音机里唱《梭罗河》、《重归苏莲托》、《舒伯特小夜曲》……各种风格的外国名歌,越听越喜欢。那时歌谱难寻,一旦找到,象觅着宝似的,同学之间互相传抄。我有一本精致的日记本,就是专门抄外国名歌的。期盼中,《外国名歌200首》终于正式出版了,不久还出了本续集。可好景不常,在“砸烂一切”的年代里,连《莫斯科郊外的晚上》都上了黄色歌曲的黑名单。《外国名歌200首》成了“封资修大毒草”。我只好忍痛看着歌本在火焰中化成了灰烬,以为从此诀别。

上海轻音乐团“五一”在东方艺术中心音乐厅举办《含苞欲放的花——外国名歌200首精选音乐会》。舍不得错过,早早去买了票。可当我从音乐厅出来时,却有些茫然。满怀热情去看望久违的老朋友,忽然发现昔日老友被今天的年轻人刻意装扮后,变得时髦,却也陌生了。

音乐会演唱演奏的全是耳熟能详的经典歌曲。歌手多是近年来在各种比赛中崭露头角的青年演员。无论是声音、技巧还是形象都很出色、很光彩,但对歌曲处理的随性和展现的台风,觉着别扭。譬如,歌唱的强弱处理本是内容和曲谱规定的,可一些歌手为表现自己对声音的控制能力,偏要在强弱之间毫无根据、毫无必要地来回变换,极强时震耳欲聋,极弱时只闻气息,颇有买弄之嫌。歌词是歌曲的灵魂,据说作曲家在谱曲前,总要反复吟诵歌词,找到那种抑扬顿挫、朗朗上口的感觉。这样谱出来的乐句,才会动听流畅。一些歌者为了凸显自己的特色,在本来行云流水般的旋律里,加上些奇怪的休止和切分,结果听起来磕磕巴巴,很不连贯。这样的“二度创作”,缺乏对世代流传的经典歌曲应有的理解和尊重,听着心里不舒服。

印象中,音乐厅是高雅的艺术殿堂,讲究礼仪风度和教养,为此我还特地换了套西服正装。没想到,演员学着流行歌星的样子,在演唱间奏,说些不咸不淡的话,看似与观众互动,其实是要掌声。如此时尚与流俗何异?

一代人有一代人自己的歌。由年青人翻唱我们那时代的老歌,变得时尚而花哨,可能有人喜欢,但已不是我们熟悉喜欢的那个味儿了。我知道,重唱老歌,其实是老歌新唱,总会有新的尝试,只要是认真探索,不是哗众取宠,理应宽容和欢迎。正如有朋友说,尽管怀念儿时老点心的味道,可现在的点心也的确比那时更丰富更好吃(只是别往里兑些不该兑的添加剂),是一个道理。

不管怎么说,《外国名歌200首》又来到我们身边,总是件好事。好的歌是应该代代传唱下去的。 老歌新唱别样景 - qfjun2010 - QFJ的看图说话

    (图片摄自现场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00)| 评论(1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