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QFJ 看图说话

喜欢用镜头说话,说着说着,说成了《看图说话》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我那被鲁迅骂过的老师 08.08.29  

2008-08-29 06:51:11|  分类: 文化·原创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我那被鲁迅骂过的老师  08.08.29

施蛰存先生(1905-2003),曾在大学教过我一年古文课。开《古文选》课前就听说中文派来个教授给我们上课,此人竟是被鲁迅先生斥为“洋场恶少”的施蛰存。

揣着好奇,等着上课。施先生推门进来,缓步走上讲台。中等身材,温文尔雅,一脸书卷气,并非想象中“反动文人” 那副嘴脸。记得先生开课先给我们讲授《礼记》。一本书扔在讲台上,再也没看一眼。或诵原文、或逐字诠释,或引经据典、或联想发挥,博闻疆记、挥洒自如。先生带着浓重的吴语口音的普通话,声音不响,调非高亢,听着绵绵的,很受用。第一堂课在他涓涓的语流中不知不觉就上完了。没等我们回过神来,先生已离席而去。不卑不亢,神态自若,一下子就将我们这些黄口小子镇住了。从此总盼着先生来上课。算来那年先生未届花甲,正值当年。如果不是那特殊的年代,身上又背着“骂名”,我们这些外系学生是没福气聆听先生讲课的。到了史无前例文化大浩劫的年代,鲁迅被奉若神明,被他骂过的施先生处境可想而知。毕业后再没机会见过先生。前些年在《文汇报》的副刊上偶而看见先生发表的一些旧体诗词,才知道先生还健在,心里一阵窃喜。以先生的博学,在文化和教育方面是可以做更多事的。

施先生被鲁迅斥之为“洋场恶少”,是上世纪三十年代中国文坛有名的文案,早年读鲁迅杂文时就略知一二。少不更事,总觉得被鲁迅骂过的不会是好人,可上了施先生的课,他给我的印象又很难和坏人挂上钩,心存疑虑而不得解。前些天逛书展,觅得一本《曾经风雅——文化名人的背影》(张昌华著),其中有篇《施蛰存恩怨录》,写到了与鲁迅的这段纠葛,事隔七十来年后,终于听到了“被告辩护人”的申述。

原来施先生与鲁迅曾经也是有过愉快的交往。鲁迅为左联柔石等五名烈士撰写《为了忘却的记念》一文,无人敢发,几经周折,还是施蛰存冒着极大风险在他主编的《现代》上发表的。交恶始于一件看似十分寻常的事情。当时《大晚报》辟一栏目《介绍给青年的书》,请社会名流荐书。施荐了《庄子》和《文选》,意在“为青年文学修养之助”。鲁迅不以为然,认为有误导青年之嫌,写了《重三感旧》等文批评。施不服气,以《推荐者的立场》等文辩解。你来我往,火气渐盛。于是,鲁迅在《扑空》一文中斥施为“洋场恶少”,列入“第三种人”(鲁迅讥之为“帮闲文人” )者流。谁知这“洋场恶少”四个字象座山一样,压了施先生大半生。施先生原名德普,一气之下易名蛰存,取意“尺蠖之屈,以求信也;龙蛇之势,以存身也”。晚年回眸往事,施先生以诗记录了这段伤心事:

粉腻脂残饱世情,况兼疲病损心兵。

十年一觉文坛梦,赢得洋场恶少名。

他在诗的附注中说,“自19281937年,混迹文场,无所得益,所得者惟鲁迅所赐洋场恶少一名,足以遗臭万年……”

这段蒙尘大半个世纪的文坛公案,该画个句号了。此一时彼一时也。现在,孔子、庄子的书随着国学热的升温,摆满了书架,成了一大文化景观。圣贤之言,离老百姓越来越近,变得越来越亲切动听。你看啊,于丹在CCTV讲《论语》、说《庄子》,成了炙手可热的文化名人。孔子、庄子是我中华思想文化史上的两座高峰,已世人皆知。荐读《庄子》、《文选》的施先生,今日可以含笑九泉了。

祈愿我尊敬的鲁迅先生和施蛰存先生在天国“相逢一笑抿恩仇”,让我们晚辈厕身其间而不再尴尬。

翻出这些陈芝麻来晒晒,别无他意,只是想起了我那已鹤去五年的老师。先生,安息。

(图片是我翻拍的《曾经风雅》的封面。左侧坐者是顾颉刚,右侧立者即施蛰存先生)

           Image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7)| 评论(1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